今天弹的是什么啊?路过公厕时

2017-12-19 14:17

小屋就在公厕旁,三四平米大的地方摆着桌子和床板,上面堆着些磁带和碟片。除几部电视剧外,其余都是马大爹用来学歌用的,有唱花灯的,也有通俗歌曲和乐器独奏。“我就是边听歌边学的。”马大爹笑着说。在他头上方的墙面上,巴乌、二胡等乐器整齐地挂成一排。

乐器买了,不识谱怎么办?马大爹一边听磁带一边找音符,直到能弹出完整旋律。如今,马大爹经常抽空去附近的广场找“同行”们较较劲。

66岁的马大爹坐在门口,挂在身上的月琴跟随着他的身体左右摇摆。一曲弹罢,马大爹意犹未尽,折身进屋拿出一架电子琴,开始弹《套马杆》,惹得进出公厕的市民频频回首。

琴声从官渡区朝阳路上一间公厕传出,仔细一听,原来是《敬爱的毛主席》的曲调。

从农村来城市里养老前,马大爹不懂任何乐器,只会唱山歌。“我老伴年轻时候最爱听我唱歌,现在又爱听我弹琴。”马大爹悄悄告诉记者,只见马大妈笑着几步跨过来,一手摘掉了马大爹的帽子,“谁喜欢听你弹了?你自己想的。”

四五年来,曙光小区的住户们都已熟悉了6旬守厕老人马大爹。巴乌、二胡、月琴、电子琴……小小的公厕门口,就是他的“舞台”。“老人家真热爱生活,弹起琴来好高兴。”马大爹的快乐,也感染着身边的人。

不管怎么样,大家都很喜欢马大爹的生活态度,“好几次看到他坐在厕所门口眯着眼学弹琴,看着好高兴。”朱兰(云南信息报)

马大爹来自禄劝县茂山乡的一个小村子,60岁以前一直务农。2008年,在昆工作的儿子将老两口接到了昆明同住。忙了一辈子的老人实在闲不住,在曙光小区内找了份守厕所的工作。

对于马大爹的琴技,大伙儿评价不一。商户宋女士觉得马大爹很厉害,“会玩这么多种,而且都能弹出完整的歌。”而邻居张师傅则认为马大爹还有很大提升空间,“你看翠湖里面有一队专业的,那才叫拉得好听。”

“最大的问题就是无聊。”马大爹每天上午打扫完卫生,下午和晚上基本无事可做。五年前,他开始自学月琴打发时间,谁知对乐器的喜爱一发不可收拾,又先后买了二胡、巴乌、笛子和电子琴。

乐呵呵的马大爹,也感染着小区里的邻居们。“今天弹的是什么啊?”站在公厕门前,陈师傅主动跟马大爹打起了招呼。

而在村里时,他只是个爱唱山歌的农家汉子。马大爹悄悄告诉记者,老伴马大妈就是自己的忠实粉丝,“年轻时候最爱听我唱歌,现在又爱听我弹琴。”话还没说完,马大妈笑着跨过来一手摘掉了马大爹的帽子,“谁喜欢听你弹了?你自己想的。”

“马大爹,今天弹的是什么啊?”路过公厕时,陈师傅笑呵呵地打起了招呼。

陈师傅已经认识马大爹五六年了,他说大爹都是下午弹乐器,并不影响周围人休息。马大爹也解释,自己一般在每天的13时左右玩乐器,大概持续一个小时。“我们农村有句话叫‘早不弹琴晚不吹箫’,做事情要讲分寸和规矩。”